当前位置:上海零立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时尚英国青年看朝鲜:生活正常得令人吃惊 也爱打听明星八卦_《参考消息》网站(全文
英国青年看朝鲜:生活正常得令人吃惊 也爱打听明星八卦_《参考消息》网站(全文
2022-09-23

(原标题:英国青年看朝鲜:生活正常得令人吃惊 也爱打听明星八卦_《参考消息》网站)

参考消息网6月12日报道英媒称,四年前,20岁的英国青年本杰明格里芬第一次去朝鲜,参加由认可的“主体旅行社”(JTS)组织的赴朝旅行。在那以前,他对朝鲜的了解仅限于“一部纪录片、几段YouTube”,所以对他来说,那是一次大开眼界的机会。

据英国公司网站6月8日报道,格里芬说:“2013年第一次去平壤,原本以为可能到处都是兵,就好像我从来没有把平壤人当作真正的人来看一样。”事实上,他看到平壤人去上班、购物、吃饭、在公园跳舞。他们的日常生活考虑的是:今天去哪儿买东西?我工作进展怎么样?我女儿是不是要结婚?但从某种意义上来看,正常生活好像反倒会令人吃惊一样。

格里芬称:“我们总是很快就给朝鲜贴上封闭、疯狂这类标签,但是我希望把我们自己设立的那些障碍搬走,哪怕就一分钟,从人的角度看看朝鲜。”

转年,21岁的格里芬重返朝鲜,在平壤旅游学院志愿教英语。后来,他获取资格、成为JTS导游,现在他参与设计一项基本旅游项目:任何国籍、任何年龄的人都可参加,7月份在金日成旅游大学游学三星期。

参加者将入住学生宿舍,每天学朝语4小时,其他时间用于有组织地观光旅游以及游泳、跳民族舞、踢5人制足球等活动,这期间有机会接触朝鲜人,尽管这些都是被精心挑选的。

他表示,“我们需要一些基本的相互理解,理解朝鲜的核心是什么,人们的价值观也很重要,教育性旅游是向这个方向迈出的一步。关注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很重要,不管方式如何,这样的交流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。”

格里芬不否认朝鲜生活的真实一面,在精英家庭聚居的首都平壤,人们通常每周工作6天,每天10-12小时,周日用作“休息和义务劳动”,比如剪草、排练集体舞等,“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”。

格里芬说,仍有一些朝鲜人对文化感兴趣。像耐克、阿迪达斯这样的品牌有真有假,在朝鲜都能找得到。

格里芬在2014年教过的那些学生,对歌星、电影颇在行。他说,“我记得他们向我打听碧昂斯的八卦,她参加颁仪式穿过的一件礼服,我根本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得到的那些信息,他们甚至看过一些我都没有看过的美国、英国电影。”

不过他教的那班学生并不习惯荧屏上的鬼怪,维持课堂纪律从来不是个问题。格里芬说,“最开始他们相当刻板,我走进教室,他们会立刻停止说话,起立。我会说,好了好了,你们没必要这样的。他们还会异口同声地说,本杰明教授早上好。”

“但是,我在平壤街头碰见过他们几次以后,这一切开始改变。她们会向我讲述男朋友的麻烦,或者到哪里去吃过饭。他们特别喜欢让我说英语绕口令,还拿手机录下来。”

格里芬的导游同事喜欢唱卡拉OK,有时候,他和他们晚上一起去平壤歌厅唱歌。但是,格里芬也很难忘一段发生在小巴上的故事:

“车上的导游宣布唱歌开始!当时有两位朝鲜女郎,其中一个声音真的非常美妙,动听极了。然后,另外一位也站了起来。她肯定看过《泰坦尼克号》,因为接下来10分钟,我们被困在小巴上听她唱《我心》。真的,那肯定是最刺耳、最跑调的《我心》。很明显,她希望抓住这个在外国人面前露一手的机会。”

格里芬说,他帮助组织的游学项目,如果在成本外还有剩余的话,都归属东道主大学,大学将把这笔钱用于聘请老师、日常等。不管怎样,对话、文化交流更重要。

为了突出强调自己的观点,格里芬制作了一幅朝鲜夜景卫星图像:夹在沈阳和首尔之间的一个黑洞。

“这是我们如何理解朝鲜的一个很好的例子。我们被了简化的,通过这样的镜头看朝鲜,这太简单化了。”

参考消息网5月4日报道台媒称,由于社会封闭、旅游重重,朝鲜人民的生活面貌始终带有神秘色彩,有关当地的资讯甚少。一名记者日前趁朝鲜庆祝“太阳节”之际,实地走访平壤市,并拍摄一段记录街景的罕见影片,美媒指出,“影片奇怪有趣的物体”。

据中时电子报5月3日报道,Yle Uutiset新闻节目亚洲记者梅凯莱宁日前赴朝鲜进行“太阳节”有关报道,并在平壤市搭车驶往机场途中,隔着挡风玻璃拍摄了一段长达12分钟的街景影片。

美国《CNBC》网站指出,影片中“奇怪、有趣的物体”,包括被漆成淡粉、绿色的苏联式混凝土公寓、随意摆放的鲜艳广告招牌、极似“未界”主题公园与土星混合物的“三大展示馆”以及纪念金日成逝世3周年时建的塔。

报道称,从影片画面,看不到朝鲜的经济风波,只有下着细雨格外安静的街道。从视频中可真实感受到,行走在街上的人们不过是和其他人相同,需养儿育女、拥有梦想与秘密的平。

参考消息网5月2日报道西班牙《世界报》记者哈维尔埃斯皮诺萨近日罕见获准采访朝鲜第二大城市咸兴市,摘要如下:

据西班牙《世界报》网站4月30日报道,唐邦农场(音)里的农民有的在忙着种小麦,有的在修葺房屋,给老旧房子盖上新屋顶,刷上绿色或粉色的墙漆。

报道称,向导崔永翠(音)否认这里曾经发生过。她的说法有违事实。唐邦农场所在的咸镜南道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朝鲜的重灾区。

“太了,当时我们太饿了。我在平壤郊区学习,每天除了100克面条,根本没有别的吃食。”陪同我们采访的一名向导承认说。这一次平壤罕见批准《世界报》记者采访咸镜南道首府咸兴。

报道称,从沿海城市元山到朝鲜第二大城市咸兴的公上,一农田连绵不断,甚至山坡高处、石壁下、房屋前也都种上了庄稼,可见咸镜南道全地区在千方百计拓展耕地面积,以避免再次。除了农作物,田里乡间最常见的则是赞颂领导人及其思想的牌,以及到处飘扬的红旗。

报道称,崔永翠介绍了奔跑在田间的“千里马”牌拖拉机,它们是在2009年从中国购买的。几年前,唐邦被批准为“示范农场”,这里的2700名农民因此获益,有的农民用上了罕见的拖拉机,而从元山到咸兴的农田里,大部分农民的种植方式还是牛耕手种,挑水灌溉。

报道称,如今咸兴居民的生活场景与上世纪90年代相比早已天差地别。这座城市在2010年旅游业,自豪地展示自己货源充足的商店、粉刷一新的住宅以及经过整修的文化馆。

报道称,但是这里的城市面貌与平壤的高楼大厦相比还差得很远。这是一个城镇,大部分房屋仍是传统的农村简陋样式,公寓楼很简朴,街上常看到牛拉货车,还有朝鲜使用最广泛的交通工具自行车。

报道称,向导表示,“国家正在一点点地进步,最近几年我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”。这一观点得到了曾多次访问朝鲜的经济学家弗兰克吕迪格的认可,他表示,“朝鲜国内也有明显进步,不过与首都平壤相比还落后很多”。

(原标题:英国青年看朝鲜:生活正常得令人吃惊 也爱打听明星八卦_《参考消息》网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