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上海零立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搞笑鱼跳锅
鱼跳锅
2022-09-13

在城里呆久了,看惯了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,人们开始憧憬淳朴的田园生活,去郊外欣赏自然美景。夏大刚是个大学生,每年都要去郊外旅游一次,按他的话来说就是“回归自然,放飞自己被‘束缚的灵魂’”。

这天,夏大刚到农村去采风,溜达到一条河边时,发现河水波光粼粼,岸上柳绿花红,令人陶醉。

河对岸有一条渔船向夏大刚这边划来,划船的是一个老大爷,看样子有七十来岁,精气神却十足。夏大刚冲老大爷喊:“大爷,能不能让我坐到船上,欣赏一下河中美景呀?”老大爷耳朵很好使,听到招呼声,晃动膀子,很快把船划到岸边。

夏大刚上了渔船,被河边美景深深地迷住了,他手里端着手机,不停地照相录影,还和老大爷聊起家常。转眼间,天过晌午,夏大刚肚子咕咕乱叫,他一皱眉头:“大爷,我肚子都饿扁了,附近有没有小饭店,我想垫垫肚皮。”

老大爷咧着嘴大笑:“这里偏僻得很啊,有人如果在附近开饭馆不是要赔光了吗?”

老大爷瞅着夏大刚有点蔫,偷笑了几声,转身回到船舱,回来时拿了一块木板,一个小炭锅,还有一个大布包。老大爷用刀把葱姜切成碎末,往锅里放了油,爆香后加入葱姜末,又从布包里取了八角与大料,然后倒入半锅清水,把锅盖一扣,闭眼养神。

夏大刚不明就里:“大爷呀,你这是做的什么菜?”

老大爷没抬眼皮:“鱼跳锅。”

夏大刚最爱吃鱼,鱼肉有营养,还不油腻。刚乐完,他又一想,鱼跳锅?那得有鱼呀,可老大爷只是放了油和作料,主料鱼没有啊?难不成现钓鱼?可他在船上找了半天,也没发现钓鱼竿。

“大爷,你说做‘鱼跳锅’,鱼呢?”夏大刚有点猴急。

“嘘……”老大爷是山人自有妙计,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。

不多时,炭锅里的水开了,老大爷点点头,站起身来,晃了晃膀子,把船划向河心。一边划,一边对身边的夏大刚说:“我眼神不如你们年轻人,你给我瞅着,哪里的水草多,你给我指指。”

船驶到了一个水草多的地方,老大爷猫着腰仔细看了看,然后把耳朵贴到水面上听了听。他点点头,把炭锅盖子打开,里面的开水翻滚不已。老大爷凑到夏大刚耳边小声嘟囔:“别出声,千万别出声。”

夏大刚点了点头,他是个好奇的人,觉得老大爷神神秘秘的,于是拿了手机对着炭锅录像。半支烟的工夫,他听到河底有轻微的响动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顶着船底。渐渐地,那声音大了,突然,“嗖”的一声,一个光影掠过,“扑通”一下,炭锅里落进来了一条大草鱼!

老大爷眼疾手快,把盖子盖上,又把炭锅的火苗调大,然后撑起竹竿,把船划回原处。

夏大刚看呆了,这就是刚才老大爷说的“鱼跳锅”?这也太神奇了,鱼儿怎么可能自己跳到锅中?一定有什么机关,他俯身查了好一阵,也没发现什么细线与钓鱼竿,船身上也没挂着什么鱼。太神奇了,简直就像魔术一样让人着迷。可以肯定的是,那跳入锅中的大草鱼一定不是老大爷请的“托”,因为托可以帮着魔术师实现“见证奇迹的时刻”,但托不可能把自己搭在里面。

夏大刚嘴巴咧到了后脑勺:“大爷,太神奇了,这鱼怎么跳到锅里来的,你施了什么法呀?”

老大爷笑而不语,不一会儿,鱼跳锅做熟了,夏大刚夹了一块鱼肉,入口即化,香而不腻,简直太美味了。

一晃一天过去了,夏大刚收拾行囊,返回学校。

夏大刚回到学校后不久,谈了个女朋友叫小薇,两人交往了一年多。临近毕业时,夏大刚决定向小薇求婚,可是,小薇是个讲究特别的人,求婚自然也要特别。什么方式最特别呢?夏大刚绞尽脑汁,终于想到了那神奇的鱼跳锅。如果让小薇去看看那鱼跳锅,她一定很高兴,如果自己偷偷把戒指放在鱼嘴里给她,来一场特别的求婚仪式,她一定会答应的吧?想到这里,夏大刚立即去找了老大爷。

老大爷听了夏大刚的来意,涨红了脸,说:“我怕做不好啊!”

夏大刚恳求着说:“大爷,您就帮我一回吧,这可关系到我的终身幸福呀!”

老大爷听夏大刚这么说,支支吾吾地答应了。

上一次鱼跳锅发生在晌午,这回也是一样。夏大刚和小微坐在老大爷的那条小船里,老大爷阴沉着脸,半天,他叹了一口气,把炭锅打开,拿过面板来切姜葱末,速度非常慢,好像切的不是葱姜,倒像是割自己的肉一样。不多时,炭锅里的水翻腾起来,夏大刚很兴奋,对小薇说:“快看,那里有水草。我们不要说话,鱼儿胆小,上一次做鱼跳锅,我一声都没出。”

老大爷咬了咬嘴唇,俯下身来,贴着水面听了一阵,扭过脸来直摇头。夏大刚愣了一下,问:“怎么了大爷?”

老大爷说:“鱼不会蹦的。”

好久,鱼儿没有动静,小薇不高兴了,夏大刚忙问老大爷:“大爷,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老大爷小声嘟囔:“我年轻时身板硬着呢,会鲤鱼打挺,可现在我翻个身都困难。”

夏大刚一愣:“什么意思?你是说鱼都老了?我们往前再看看,可能地方不对。”

往前划了一阵,忽然,不知从哪里漂过一阵恶臭味,小薇赶紧捂住了嘴。夏大刚一皱眉头:什么味?再往前划了一阵,河水的颜色都变了,有些鱼肚皮朝上,死了一片。

夏大刚问老大爷:“大爷,到底怎么回事呀?”

老大爷“吭哧”半天,终于说道:“半年多前,这里还是山清水秀的,河水清着呢,鱼儿欢着呢,有时我在江中摆渡,经常有鱼蹦到船上。那次做鱼跳锅也挺偶然,本想等鱼蹦到船上再放到锅里,没想到它一下子就跳进去了。也算是巧合,不管怎么说,那是因为鱼儿欢实,可半年之后附近建了好几个工厂,河水变坏了,鱼都死了,还能跳到船上?别说鱼了,就是我们老百姓喝水都困难了。”

夏大刚听了恍然大悟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